冥河

我发的东西,全是搬贴吧的,授权已有。

西门x金乌

Chapter 1
“一剑封喉。”
苍蓝的光芒包裹着颀长的身形,西门缓缓睁开了冷淡的凤眸。
还有什么,能让血再热起来。
心再热起来。
他忘了自己活了多久,或者说,留了多久。
他为了什么而存在?
为了什么而活下去?
真正的无牵无挂。
父母妻儿,好友知己,他全都没有。
陪着他的,只有手里的一把剑。

Chapter 2
月色孤寂。
金乌,或者说天命。
就是在这时见到他的。
而且模样还很有些狼狈。
刚刚下了战场回来,身上负了不少伤。
虽然第二天系统治愈后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仍然会失血,会体力不支。
倒在路上的经历也不是没有过。
天命想着。
一袭白衣的清冷美人颀长削瘦的身形半靠在琉璃瓦屋顶上,修长的双腿极随意的交叠着,一张脸好看到难以置信。
当真是美人。
天命闭上眼睛前的最后一幕,就是他飘然而下,白袍翻飞的身影。

Chapter 3
再醒来时他正在一所别院里。
布置简单又干净。
院子里不知名的花带着淡淡的香气充斥在屋里,多久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了?
天命自从成为了最后一只金乌,一直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在广阔的天地游荡。
他找不到别的事情。
只能一个人。
披衣下床时,赤色的头发在身后高高扬起。
像是燃烧的火焰。

Chapter 4
西门坐在院子里有些心烦意乱。
为什么会把他捡回来。
看着倒在路上的他,鬼使神差就想起了倒在路上的自己。
背后有极轻脚步声传来。
“好了就离开。”冷淡的声音像玄冰击石一样,极清透。
天命顿了顿,终究没说什么。
转身离开。
西门心里更加烦乱。
伸手提剑。
天命也极其纠结。
虽然婆婆妈妈也不是他的作风。
但是他连那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而且,还是个男的。
那就……回家吧。
或者说,回住处。

Chapter 5
再见是在几天之后。
符篆发出刺目的光芒包裹着他的身形,再睁眼时脚下是刻满铭文的泉水。
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熟悉又冷淡的凤眸。
好看的惊人。
“是你?”
面前的人极冷漠的转头,在金色的光芒里消失不见。
金乌点开人物面板。
西门……飞雪。
名字也同他一样,冷淡又好听。

Chapter 6
金乌在优单位上。
但是对面这次好像盯准了他,一直在抓。
队友不知道为什么没人来支援,金乌六级也不是万能的。
看着半残的血条,金乌点开了传送。
就当他准备传送时,身侧传来商店开启的声音。
“抓一次。”
金乌猛然回头,西门已经走进了旁边的野区。

Chapter 7
始料未及。
守护者附近的人是两个,那劣单……
金乌有了不好的预感。
劣单的蝎子出现在了后方,而野区里的两个人……
六级他不可能打得过屠夫。
而对面狼蛛不知道为什么也在。
三个人。
走位稍差的他被狼蛛跳过控住,余光看见了屠夫的身影。
蝎子也开了大上前,二对三。
他才六级。
前期本就稍弱,何况现在?
可惜他害了一个人啊……
脑子里闪过一双冷淡的凤眸。

Chapter 8
猛然间看见清冷的人从面前踏空而过,素白的衣摆在风中飘动。
有些长的发丝披在白衣上,骨节分明的手中一把淡蓝色的长剑斜在身后。
足尖轻点虚空,整个人斜飘而起。
“你感觉到,剑锋的凉意吗。”
淡漠的声音自薄唇吐出,手上的长剑在月色下微微泛起银光将人挑起。
明明在杀戮,却还是似水墨画里的仙人一样。
然后和那天看见的一样,西门飘身而下,白衣在空中翻飞,随着他站定的时候柔软的垂在身前。
旋即飞身而上,剑快得让人几乎看不清动作。
再等他回过身来,面前已经不剩任何一个人。
没有再看他一眼,西门向野区里提步走去。
一声“多谢”在口边转了几转,出口时声音却极小。
西门顿了顿,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便离开了下路。

Chapter 9
自那天起金乌就开始频繁造访西门的别院,打着不同的名号。
比如大清早提着酒去翻墙问喝不喝酒。
然后没人搭理。
再比如晚上跑去翻墙问看不看月亮。
还是没人搭理。
诸如此类持续了将近三个星期。
他终于被扔了出来。
金乌心想,和他交个朋友真是难。
然后,锲而不舍的继续造访西门的别院。

Chapter 10
这天金乌又跑到了西门的别院,却刚好看见他在舞剑。
蓝色的长剑在他手中宛如艺术品一般,发出淡淡光华。
足尖轻点间身形飘摇而上,如黛的发丝在空气中散开,长眉入鬓,凤眸也不再是极其淡漠,在月色映照下反而有几分温柔。
手中的剑轻舞时挥出片片银光,颀长瘦削的身形被白衣裹住,衣摆在风中绽开,不知名的花香在小院里四处弥漫,纵使谋略万千金乌也略略有些手足无措。
好看的叫人心悸。

Chapter 11
西门收剑入鞘时,眼角余光看见了墙上的一抹赤色。
修长的身子倚在雕花木门旁,红色的发丝像燃烧的火焰,目光温暖得似是要烧灼人的心肺。
剑神头一次有些狼狈的扭过头去掩饰自己的失态,伸手提过桌上的茶倒满一杯后端起。
修长的指尖端着雪白的骨瓷,杯中碧绿的茶汤在月光里被打上了一层亮影。
微微抬起好看的下颌,薄唇抿了一口茶水,任由苦涩后清甜的回味在口中弥漫。
天命不愧是太阳一样的存在,温度高到即使万年玄冰一样的心也快要融化。
西门不喜欢甚至有些怕自己的心被解冻。
他追求的剑,是至高境界的剑。
落叶飞花也可伤人的剑。
可是他的心如果动摇了,有了七情六欲。
那他要如何心无旁鹜的追寻他的剑道。
而他,也不需要所谓人的情感。
本就该寂寞的,孤高冷淡的寂寞。
剑神之所以是神,就是因为他能体会到这样的寂寞,又甘愿忍受。
所以,他不需要任何人。
这样的感觉,不属于他。
“别再来了。”

Chapter 12
自从那天天命离开后,他确实再也没有见过他。
不管在战场上还是他住的院子。
剑神的心有些乱了。
眼前是天命提着酒坛翻墙而过笑得一派张扬的模样。
赤红的发丝在脑后飘扬而起,凤凰浴火。
骄傲又俊朗。
和发色同色的眸子像烧起了火,焚心刻骨。
西门提起长剑走出院门,又冷然折返。
他不知道天命住在哪。
而这天下之大,他要何处容身。
若是他还来……
若是天命还来,那就交个朋友也无妨。
西门心想。

Chapter 13
这天西门一如既往在擦拭手中长剑。
无事可做。
月光映照下剑身似雪凝结成的一般,蓝色的光芒在剑身上莹莹流转。
三尺青锋,洗尽多少不归人。
然后他听见院门被敲响的声音。
长眉微挑。
还剑入鞘,白袍翻飞。
西门走向门口。
开门时门口的人不是天命,而是后羿。
西门刚想关上院门,被后羿伸手挡住了。
然后后羿看了他一眼,有些嘲讽的开口:“他出事了。”

Chapter 14
西门心里像漏跳了一拍。
后羿似是没看见一般继续道:“战场上,他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
剑神呆了呆,后羿已经转身离去。
英魂如果死去,等待系统重新聚魄时,因为散去的是魂魄。
所以重新聚拢的魂魄有可能记忆会不完整。
会被动性的遗忘。
想起的几率极小。
而魂魄聚拢的时间有长有短,谁也说不好什么时候回来。
以这个形态存在唯一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好处的好处。
就是无限的生命。

Chapter 15
足尖点出残影,西门踏风向后羿追去。
连珍爱的长剑都没提,修长的身形在空气中掠过,如飞鸟一般轻巧又优雅。
等到追上后羿后,后羿有些好笑的看着西门。
“你还来做什么。”
面前的剑神目光极其冷淡的看着他,惜字如金。
后羿忽然感到些许不值,天命拼了死送他出来只为了让他给这个人传个消息,面前的人却冷淡到连一句话都不说。
语气有些嘲讽的开口:“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说重点。”淡漠的声音已经带了些许不耐,西门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一样想祭剑:“谁干的。”
后羿略略愣了愣,报出那天围攻他们的几人后面前的剑神随即不见。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