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

我发的东西,全是搬贴吧的,授权已有。

英魂 小乔X探花
Chapter 1
这片大陆被叫做英魂大陆。
不管什么英雄,死后似乎都会来到这里。
这个世界的系统告诉她说,这叫聚魄。
而他们,将会成为战斗的傀儡。
小乔想,也好。
她为所谓的江东都督活了那么久,史书所称的琴瑟和鸣相敬如宾,皆是假象。
现在,大概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吧。
这么想着,她默默攥紧了手里的琵琶。
过了多久了?
几乎每天都在战斗。她只有从战斗里,才能找到自己活下来的意义。
英魂的大陆里,时间是无限的。
毕竟,都已经死了啊。
那就不会有什么再死一遍的问题了。
英雄坛上时不时会来一个新人,有熟人,有陌生人。
不过都不关她的事了,不是吗?
修长的手再度扣上了琵琶。
Chapter 3
熟悉的光芒。
小乔点开人物面板,己方只有自己一个法师。
猛然间看到了一个名字,小乔有些疑惑。
李探花……是新英雄吗?
大概与她没关系吧。
随着眼前苍蓝色的光芒褪去,刻满铭文的泉水出现在了她的脚下。
小乔带齐装备点开了传送。
在中路高地上放好守卫后,小乔在塔下坐下,无意识的轻抚着琵琶。
琵琶在手中散出悦耳又清脆的叮咚声,乐音在她指间环绕成优雅又好看的形状。
战斗,仍然是战斗。
一声声乐音现在急促又高昂,在对面的身上绞开一道道口子。
修长又形状好看的手按着弦挥动,绝美的光晕在她身周旋转。
她蹙眉,时间不多了。
得赶在对面援兵到达前杀了他。
巨大的光华在脚下绽开,指尖的金戈杀伐却糅在了一曲本该缠绵悱恻的凤求凰里。
First blood!
小乔轻舒一口气,向塔跑去。
进塔。进了塔就安全了。混乱还在冷却,说什么也不能被抓,否则就以自己现在的状况看,必死无疑。
眼角余光看了一下小地图,小乔立刻转弯向野区跑去。
绝对不能被抓。
阿瑞斯已经快到中路塔下了。自己还没出鞋,只带了两个章。
不冒一次险走野区,一定会被追上的。
抱紧了手里的琵琶,那是她唯一可以相信的伙伴。
Chapter 4
好巧不巧碰上了个人,还很巧的是她的老熟人。
“……小乔?”周瑜只是愣了愣,看见小乔的标识以后娴熟的挥出了手中的剑。
业火焚烧过去的感觉撕心裂肺。
小乔微微蹙眉,扣着弦的手挥出以后给自己加了些血。
一串技能扔出以后就迅速离开。
她已经残血了。再不走阿瑞斯可能也会过来,那就真的走不掉了。
眼角迅速撇到一抹黄色。
……来不及了。
看着阿瑞斯迅速开大拉稳了自己,周瑜也过了混乱赶过来,小乔微微闭上眼睛,等待机械音响起把自己传回泉水的那刻。
意料中的疼痛并未出现。白色的身影站在她旁边,开大换了周瑜一个驱逐套在阿瑞斯身上。随即解除控制的小乔扔出技能混乱了周瑜后在阿瑞斯身上套上了减速。
清脆又缠绵的乐音此刻比夺命的刀剑还要可怕,自小乔柔软修长的指尖流泄而下,绽开的光晕衬得她更加好看,让在场的三人都有些许失神。
光晕散去,小乔轻轻弯了弯唇角:“谢谢。”
探花稳了稳心神,甩出了手中的飞刀。
那一场之后,他们就没再碰上过了。
小乔的出场率少之又少,探花几乎就算天天都在泉水前也没再见过她。
英魂大陆上不乏好看的姑娘,但是小乔仍然极其特别。
特别在哪呢?
他也说不上来。

Chapter 5
探花不知道第几次甩出手中的飞刀,暗自咬了咬牙。
这几个偷偷藏在守护者旁边的人等他出现以后就一顿偷袭,他带的红已经喝完了。
视线开始模糊了。
恍惚听见一声清冷的低笑,熟悉又缠绵的乐音在身侧响起,身上顿时恢复了些许力气。
“……小乔?” 药水仍然在发挥着功效,很快视线就清晰了起来。
看着远处小乔身周华美的光芒,李探花略迟疑了一会,走了进去。
被音符包裹着定住的敌人在他周围一脸愤怒地咬牙切齿,却丝毫动弹不得。
一层层光华绽开,小乔技能的吟唱夺目又动听,弦丝在她手下拂动收割着一个个人的生命。
光晕散去时他看见小乔朝他再次弯了弯唇角:“扯平了。”
随即抿起嘴唇,素白纤手在琵琶上轻轻拨动。
治愈。
探花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小乔就已经传送离去。

Chapter 6
回到住所时已经深夜。
自那一场后他再没见到小乔。
还要多久才能再见面呢?
每个英魂都会有他们的住所。在不同的地域和不同的地方,通过坐标可以定位传送。
他忘了问问小乔住在哪了。
空旷的院子里只有落叶被风吹响的沙沙声,寂寞又冷清。
没有人会为他点上一盏灯等他回来。
这里,与旅店并无什么分别。
只是更清净而已。
他忽然想出去走走。

Chapter 7
不知不觉走到了河边,流经整个大陆最后入海的河。
盛夏的夜晚繁星挂满天空,就像副本里的一样闪闪发光,区别只在天空上多了一轮皎月。
晚上微凉的风迎面而来,拂动起他微长的发丝。
他很不合时宜的想起了一个人。
青莲一样的人。有着清冷淡薄的嗓音和眸子,白皙的手指修长纤细,面容精致又好看,笑起来时会轻轻弯起纤薄的唇角。
“飞刀无情,人却多情。”

Chapter 8
信步沿着河岸往前走,身侧的黑暗逐渐褪去。月光越来越明亮,直到最后像银纱一样盖得周围有些朦胧。
李探花有些讶异的抬起头,这地方他从未来过。
这是一片桃花林。
粉红色的桃花在明亮的月光下看得清清楚楚,花瓣打着旋四下飘飞,地上也积了厚厚一层。河流从桃花林里蜿蜒穿过,月光在微微荡漾的水面上投下一层亮影。
探花想了想,沿着河流走进了桃林。

Chapter 9
不知道走了多久,耳边除了淙淙的水声,隐隐约约听见了几声清脆的弦响。
熟悉又陌生。
探花微微怔了怔,有些不受控制的加快了步伐。
转过几棵桃树后,他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坐在水边发呆的人。
小乔此刻并未束发,乌黑修长的发丝落在身后的地上铺了满地。
银色的月华在发上镀开一层淡银色,琵琶抱在修长好看的手里时不时无意识地拨动几下发出清脆的乐音。
探花迟疑了一会,轻声开口:“……小乔?”
发呆的人猛然一惊回过头来,清冷的眸子里带了些许戒备和肃杀,却在看到他时微微挑了挑眉,放下了扣在弦上的手。
“你来干什么?”清透的嗓音带了些许询问的味道,像小乔琵琶上响起的音律一样好听。

Chapter 10
探花感觉自己一辈子没这么局促过。
见他不回答小乔也没再说话,站了起来。
黑色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飘扬而起,又垂落到了背上,只露出一截优雅纤细的脖颈。
旋即向着桃林深处走去。
他感觉有些尴尬。
果然有些冒昧吗?
小乔走了几步以后回过头来,表情似是带了些无奈:“跟上,不然你出不去。”
探花也算是反应过来了,一声轻笑:“无家浪子一个,在哪不是一样?”
小乔微微挑眉,不再说话。

Chapter 11
探花跟着小乔来到了一座小楼。
掩映在桃花里,河流到这里的时候在楼后汇成了一片镜面一样的湖。
然后他就被两扇雕刻精美的门关在了外面。
青莲一样冷彻的声音里首次带了些幸灾乐祸的意味:“我到家了,你自便吧。”
探花第一次体会到了头疼的感觉。

Chpter 12
约莫过了好一会,小乔听见门外探花原本潇洒的声音里略带一丝无奈:“那我就只好在美人门外坐到天明了。毕竟,美酒不可糟蹋,佳人不可唐突。”
随即探花就看见二楼的窗口打开了。
小乔向下看着他,精致又绝美的面容略带了一丝戏谑:“美人这里可没有,那美酒呢?”
然后探花就跳进了屋子里。
小乔:“……”
她看见面前的人潇洒一笑:“自然是有。”

Chapter 13
小乔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跳进了她房子就不走的人。
暖黄的烛光透过悬挂的荷花灯上糊着的淡蓝色宫纱照了出来,在他肩头铺开一片阴影。略长的发丝披在白衣上对比得极是明显,衬着暖黄的光芒让他本极俊逸的眉间平添了几分温润。
然后不知道探花从哪拿出来一个小酒壶,笑得一派风流:“来喝酒吗?”

Chapter 14
小乔半挑起修长的月眉看着面前反客为主坐到自己旁边喝酒的人,浓烈的酒香闻之欲醉,屋里混合着平时淡淡的青莲香气竟是出人意料的好闻,长居在湖边的小楼里格外沁凉此刻竟也带上了一丝酒的温度。
探花口中的酒液醇香又甘甜,滑过喉咙时带起火烧的灼感,直至心房。
看着面前小乔的脸绝色又清冷,探花忽然想起他看见小乔笑的模样屈指可数。微勾的唇角,清冷的眸底略带一丝笑意,像是青莲一样优雅又冷彻。
“你……一向这么淡漠吗?”
小乔微微怔了怔:“……和你无关。”

Chapter 15
接下来的几天里难得的清净。
探花赖在这里的几天也不是没有住处,第一次问小乔时小乔只是微微朝着主卧旁的空房间扬了扬下巴,他也就识趣的不再说话。
小乔大部分时候都习惯性抱着琵琶发呆,偶尔能听到她弹一两首不知名的曲子,却极其让人心安。
第一次做饭是探花做的,看着探花围着小乔做饭时小了几号的围裙在厨房里甩飞刀切菜的样子莫名好笑又有些温馨。
小乔微微有些意外:“你还会做饭?”
探花笑得温润:“手艺不怎么样。”
然后那天小乔为了不打击他,吃了一碗白饭。
小乔难得的一脸无奈:“你就这么想毒害收留了你的恩人?”
这哪是不怎么样,这明明就会死人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是小乔做的饭,然后被探花自告奋勇的承包了洗碗。
用他的话来说,不做社会的蛀虫。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