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

我发的东西,全是搬贴吧的,授权已有。

Chapter 16
不知不觉过了几个月,这天晚上小乔难得抱着琵琶问他想听什么。
探花想了想,莫名有些紧张的开口:“凤求凰?”
小乔微微挑眉看了他一眼,修长的手按上了琵琶的弦。
华美的光芒在坐着的小乔身下猛然绽开,卷起一大片落在地上的桃花瓣。
花瓣在她身周旋转,空中飘下的花瓣围着小乔一圈一圈飞舞,清冷又缠绵的乐音自纤长白皙的指尖流出,像沾染了月华一样,比他喝过最烈的美酒还要醉人。
湖边的月光清亮冷彻,洒在小乔精致的脸上,显得柔和又好看。
然后,小乔对着他笑了起来。
探花有些呆怔。
他知道小乔一直是极好看的,面容精致又绝美。
但是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心动过。
他第一次明白,什么叫人间入画。
小乔笑起来的样子清雅又夺目,像是月色下绽开的青莲一样,不灼热但是刻骨铭心。素来淡漠冷彻的眸子盛满了笑意,月眉留满了山光水色,像是画卷一样踏过千年时光。
一曲末了小乔指端一勾,巨大的光华在她脚下猛然炸开,带着一片片飞舞的桃花向四面八方飞出,风吹得他一身劲装猎猎作响。
小乔束起的黑发在她身后高高扬起拂过华裳上的莲纹,画面美得惊心动魄。
他看见小乔踏着一地的月色和纷飞的桃花向他走来。
那天以后,小乔还是和以往一样清冷淡漠,但是探花的感觉却有些不一样了。
究竟哪不一样了呢?
谁也说不上来。

Chapter 18
不安的预感越来越浓烈。
太安静了。
中路甚至一个人都没有。
越来越不好的预感。
小乔点开了小地图。
己方视野里唯一黑着的一块,是下路的野区。
而探花现在已经离开了塔,正在收兵线。
猛然睁大了双眼,来不及多想,小乔立刻点开了传送。 撤退的信号还没发出,视野里探花身旁就多了一群人。
一群带着红标识的人。

Chapter 19
大意了。
她怎么没想到,这群人肯定会去抓ADC的。
再快一点。
再快一点!
随着传送魔法吟唱结束,小乔片刻不停的向前跑去。
远处刀剑相交的声音传来,小乔微微睁大了眼睛。

Chapter 20
探花身上已经负了不少伤,血条快要见底了。
艳红的鲜血沾上了白衫,甩出的飞刀越来越无力。
他不能死。
他还有没做完的事。
他还有没见到的人。
英魂如果死去,将会沉眠很长一段时间,等待着系统的重新聚魄。
具体多长时间,谁也说不好。
所以他怎么能死,怎么敢死――
恍惚间不由自主的低声轻念:“你……一向这么淡漠吗?”
“不是。”
随着略带笑意的清冷声音出现,熟悉又好听的乐音再度响起,身上有了些许力气。
“还好,赶上了。”
似是被什么推了一把一样猛然向前挪开一段距离,铿锵战歌在身后骤然奏响。带着似泣血凤凰一样的悲鸣哀泣,夹着略带急切的好听声音传来:“走!”

Chapter 21
探花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泉水的,随着机械音的响起宣告整场战斗结束,他下意识点开了传送。
随着金色的华光散去,眼前又出现了一座小楼。
淡淡的青莲香混杂着些许酒香萦绕在他鼻端味道格外好闻,桃花的醉人香气和莲香缠绕在一起像极了他心心念念的人。
清冷又温柔。
上战场的前一天他还对着小乔开口:“要喝桃花酿吗?我看着这些桃花已经快到时候了。”
“你会酿?”小乔这一次并没有以酒量不好拒绝,而是轻轻挑了挑修长的月眉开口。
“怀疑厨艺可以但是能不要怀疑我酿酒的技术吗……”风流又俊逸的声线带上了几丝无奈。
本以为小乔又要拒绝,没想到小乔勾了勾唇角:“这次回来便尝尝。”
记忆里的女子眸光柔软又温和,像褪尽了锋芒的月华,迫人沉醉在其中。
探花有些木然的寻过埋酒时的地方,一点一点将泥土挖开。
是了,那天小乔就是在这里给他弹的凤求凰。
红泥封的酒坛也掩不住其中丝丝缕缕的醉人幽香,探花提着酒来到了第一次见小乔的地方。
什么都没变。
漫天飞舞的桃花瓣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水流撞击着岸边发出几声脆响。
月华洒落而下,一如他见到小乔那天。乌黑的发在地上铺开,被月光镀上一层淡淡的银色。
只是他的小乔,已经不见了。
他提起酒坛喝了一口,甘甜的酒液滑过喉头。
桃花淡淡的香气糅在醇香的酒里,一如小乔奏的那曲凤求凰。
华美的曲调里沾上了一丝桃花香。
探花有些跌撞地提起酒坛走到了小楼面前。
“美酒不可糟蹋,佳人不可唐突。”
他抬起头看了二楼紧闭的镂花窗半晌。
却再没有一张清冷又精致的脸勾起唇角同他道:“美人这里可没有,那美酒呢?”
美酒有了,佳人为什么还不出现?
“自然是……没有的。”探花微微笑起,眉眼弯弯,落寞又孤寂。
是了,他的小乔已经不见了。
他回到了埋酒的地方。
喝完了桃花酿。
酒液在喉咙里不断滑过,明明极香甜却又苦得想落泪。
“酒后,高歌磨剑。”
那梦中呢?
“梦中,快意恩仇!”
长相思,长相守。
他的小乔,已经不见了。
探花微微闭上眼睛,任漫天桃花片片落在身上:“飞刀杀人容易。”顿了顿,喃喃道:“救人,却是件难事。”

Chapter 22
几天了?
或者说,几个月了?
探花的时间概念有些模糊。
他有些害怕晚上。
又有些期待晚上。
一合眼,就看到小乔的模样。
初见的模样,勾唇的模样。
一曲凤求凰的模样,清冷又温柔的模样。
还有……离开的模样。
梦里都是她,心里怎能不是?
他还记得那天凤凰泣血的悲鸣。
当真是残忍。
“你说。”怎的我梦里,都是你。
他每天都会去泉水旁看看。
小乔会不会和那天一样,在苍蓝光芒里缓缓睁开清冷的眼眸。
“你可是走了?”
这般无牵无挂。
却把所有的记忆,都留给了他。
探花也喜欢上了发呆。
一发呆,就习惯性想起了那双眼眸。
清冷又温柔。
像是盛满了月华。
他再也没回过自己的住处,每天留在小楼里。
等到日暮西斜。
等到月满西楼。
淡漠干净的莲香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里曾经住着另一个人。
闭上眼睛时,总会想起一句一句的话,在脑子里循环。
声音熟悉又好听。
“扯平了。”
“美人这里可没有,那美酒呢?”
“你就这么想毒害收留了你的恩人?”
“这次回来便尝尝。”
“走!”
记忆停止在凤凰泣血的时候。
长相思,本就是苦的。
长相思,长相忆。
现下我已涉足无边黑暗,你为何,还不与我并肩。

Chapter 24
已是冬天。
湖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小楼里的温度竟不是如夏天一样,而是极其温暖。
莲香仍然萦绕在周围,并未有任何淡去。
越是这般,便越是思念。
周围全是有关小乔的记忆,不论做什么都会想起她。
“冬天了。”

Chapter 25
小乔的意识逐渐复苏。
现在,什么时候了?
蓝色的光晕围绕着她旋转,又渐渐固化着她的身体。
这次聚魄,用了多久?
也不知道桃花酿如何了。
一丝笑意自清冷的眼眸露出。
我回来了。
答应过和你一起喝酒的,怎会食言。

Chapter 26
小乔点开传送时已是深夜。
她一瞬间有些茫然若失。
已经……冬天了啊。
桃花,大概已经落完了。
金色的符篆在身侧环绕,再睁眼时小楼出现在自己面前。
令她有些意外的是,楼上竟然亮着灯。
暖黄的光芒透过二楼镂花的窗棂在门口的雪地上投下一片剪影。
小乔微微怔了怔,推开了面前雕着莲花的木门。
扑面而来的空气温暖又好闻,带着淡淡的莲香和酒香。
厅内的陈设和她离开那天一样干净整齐,却有些不一样。
她微微挑起好看的月眉,向二楼走去。

Chapter 27
又想起她了。
探花坐在窗旁的椅子上,苦笑一声。
脚边已经空了几个坛子,散发着丝丝缕缕的花香。
那天小乔弹凤求凰的样子,他还极深刻的记得。
就像刚刚发生一样。
满室的香一如那时。
小乔身上的莲香和桃花的香气缠绕在一起,混着酒香,好闻又动人。
酒不醉人,人自醉。
记忆想起来的时候痛彻心扉,可是,只有这里,才有她存在过的痕迹。
迷失在记忆里不能醒来,又不愿醒来。
也不是不想醉,而是不敢醉。
他怎么舍得忘了她。
探花笑了笑,有些孤寂。
“小乔……你知不知道。”他低低开口,声线温润又苦涩。
“……我喜欢你啊。”

Chapter 28
恍惚听见一声清冷的低笑。
极其熟悉。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略略睁大带了几分醉意的双眸。
小乔?
许久无人再说话。
大约,又幻听了吧。
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唇,再次拍开一坛红泥酒封。
淡淡的桃花香气混着酒香顿时弥漫在不大的空间里。
清冷的低笑再度响起。
“就这么占了我的家,还把答应和我一起喝的酒喝完了是不是有些不好?”
酒坛陡然从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上滑落,碎瓷伴随着醇香的酒液四处飞溅,顿时身周的桃花香瞬间浓烈,挟裹着酒香在空气中洇染开来。
星河一样的银发随着他剧烈的动作飘起,在月色下发出有些璀璨的光芒。
“小乔?!”
身后的女子一如记忆中的一样,月光照在她精致又绝美的脸上,清冷又温柔。
“我回来了。”

Chapter 29
探花有些忐忑不安的站在门外。
当小乔出来时,他愣了愣。
修长的发丝在脑后高高挽起,衣服上绣着的金色云纹随风摆动。
华美的桃花缀在发髻广袖上,在月光下流光溢彩。
本该清冷淡漠的人此刻美的不可一世,褪去了青莲般的淡然取而代之是桃花一样美艳夺目。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说的也不过如此。
明明在柔和的月色底下,却还极其灼目,从眼里一路烧到心房。
然后他败无可败,避无可避。
小乔的手指修长纤细又白皙,左手指腹还带有弹琵琶按弦时特有的茧,但是相比起他天天练武扔暗器的手还是极其柔软。
随即手就被小乔扣住了。
虽说修长却比他的手要小得不少,放在探花的手里刚好能裹住。
十指紧扣。
他从未觉得自己心跳得这么快过。
小乔第一次笑得极其张扬:“你刚刚,说了什么?”

Chapter 30
“……”面前潇洒的人难得有些语塞。
小乔似笑非笑的挑起了修长的月眉。
沉默了很久后探花似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一样开口:“我说……”
“……你说?”
看着面前好整以暇的小乔,他有些莫名紧张。
“我是不是还欠你一杯酒?”
小乔勾起了纤薄的唇畔。
“好像是欠着吧,找个时间喝完好了。”
探花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一声:“喝什么酒都可以?”
“……不是桃花酿吗?”小乔眼底带着几分笑意。
一贯潇洒的声音有些紧张和无可奈何:“也算桃花酿。”
“也可以。”小乔似是思考了一会,微微眯了眯好看的眸子。
“你说的?”
“嗯,我说的。”
面前的探花忽然如释重负一般长出一口气:“那就这么说定了。”
“我欠你一杯交杯酒。”
“然后,我喜欢你。”
END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