冥河

我发的东西,全是搬贴吧的,授权已有。

西门x金乌

Chapter 16
西门足尖轻点间滑过空气带起片片残影,手中长剑随着身形转换在空气中划出裂帛一样的声音。
剑神心里出奇的愤怒。
他怎么敢。
擅自扰乱了自己的心后就离开,哪有这般便宜的事。
冰雪覆盖的心被滔天熔浆掩盖,然后燃烧成火。
剑锋指向,即是所向披靡。

Chapter 17
继后羿金乌前期被围攻的后一天,围攻他们的人被西门在自定义挑了个遍。
那些人都死了,可天命回不来了。
西门头一次觉得寂寞是极难忍受的东西。
原来不知不觉天命就在他的心里占据了一个角落。
然后情感在心里肆意疯长,生根发芽。
结果当发现后为时已晚,再也拔不掉已经长成参天巨树的情感。
眼里全是他,心里全是他。
明明说不需要感情要追寻剑道,最后却被情感牵绊,宿命纠缠。
凤眸里情绪极其复杂,却带了浓到化不开的感伤。
“我这是算……自作自受吗?”
沉默了很久以后西门缓缓开口。
“我想你了。”

Chapter 18
天命缓缓睁开眼眸时看见面前站着一个人。
如雪白衣包裹着修竹一般的身形,长剑上蓝色莹光缓缓流转,如墨长发在身后倾洒成三千夜华。
长眉入鬓,凤目里的情感复杂又浓烈。
熟悉的让人忍不住想落泪。
可是,他想不起来了。
“……你……是谁?”
西门忽然觉得很讽刺。
有些东西,有些人。
直到失去才觉得弥足珍贵。
面前的人极是好奇的看着他:“你认识我吗?”
素来冷面的剑神薄唇几度长合,却说不出任何一个字。
天命挑起了修长的眉,提步走过。
就这样吧。
这一切,都是因为他的过错而起的。
自然,也只能他来承受。

Chapter 19
心里隐隐有些难受。
像是被堵住的情感找不到出口,在心上肆意横行。
天命有些……难以言表。
那人在记忆里,本就是不存在的。
可是看着他的模样,心里却莫名其妙的有些舍不得。
他究竟是自己的什么人?
记忆像笼中的野兽肆意妄为想破笼而出。
可是他已经找不到钥匙了。
就像和世界连接的纽带被割断了一样,他在一边,世界在另一边。
无论如何穿不过世界的边缘,只能看着自己越走越远。

Chapter 20
剑神更加喜爱酒了。
想醉,又醉不了。
也舍不得醉。
一口一口烈酒从喉咙烧到心脏,照耀着他的光芒只有苍穹上的一轮明月。
沾染一身月华。
白衣胜雪,墨发如鸦。
天命莫名其妙走到这里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他也不清楚为什么习惯性想出来。
大概就是想出来吧。
然后,本能走到了一个他感到无比熟悉又从未来过的地方。

Chapter 21
西门有些惊讶的睁开略带几分醉意的眼眸,面前的人赤色长发宛如燃烧的火焰,本应与月色格格不入却莫名好看张扬。
“……你来干什么?”
清冷孤傲的声线带着飘雪的温度,如水中的碎冰互相轻碰时发出的响声。
天命有些沉默。
他也不知道自己来做什么。
赤发紫眸如化身凤凰时燃起的火焰一样,沿着月色一路烧进人的心房,只留一路灼烧到血肉模糊的痕迹。
他找到能让血和心再热起来的东西了。
可是……
他已然忘了他。
剑神轻轻哂笑。
自作自受。
薄唇拉出些许弧度:“你走吧。”

Chapter 22
最后一场匹配。
苍蓝色光芒随着能量固化骤然绽开,修长的身形随即在光芒中传送到战场。
睁开眼时面前的人熟悉又冷淡得让人心颤。
西门的凤眸里有他的影子。
白衣如雪。
他莫名想起了一句话――陌上人如玉。
如玉清冷,无垢无瑕。
随即回给他的,是西门踏风而去的背影。
飘然如仙。

Chapter 23
很俗套的情况,天命打野时没注意视野。
当被围住时他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被抓了。
凤凰的长鸣似是泣血一般带着绝望的情绪,风声飒然在耳边回响。
怎么办……
他想起了那双凤眸。
清冷又孤高淡漠。
却不小心入了他的梦。
要是他走了……他还没把剑神追到手啊。
可是慢慢流失的力气和身上滴下的血液都在告诉他,他的时间不多了。
天命恍惚看见有人踏空而来,一袭白衣似雪无瑕。
修竹般的身形在前方掠过,手中剑挥出时带着落雪般轻巧的美感,披在身后的发丝随着风高高扬起。
记忆的残片在脑子里呼啸而过,快得让人抓不住踪迹。
在巨大的光华随着法师死去袭向他时,天命微微睁大了紫眸。
然后,他感到有液体溅到了他的脸上。
白衣染血。
鲜艳的红色在如雪的白衣上绽开,对比着无比刺目,随着倒下高高飘扬起的墨发在眼中招展,最后极无力的落到地上,宛如流尽了光芒的月华。
凤眸里却是淡淡的释然和感伤。
剑神似是第一次褪去了淡漠,柔和又无奈。

Chapter 25
西门向他抬起手来。
抬到半空时,修长又好看的手缓缓垂下,随着染血白衣一起化为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游戏结束。
被传出战场时天命头一次有些茫然。
他该去哪?
记忆宛如洪水袭来,在脑子里盘绕出白袍凤眸的人。
他有着好看的凤眸,就如他翻墙时看见的模样,淡漠又高傲。
他惯穿白衣,一袭似雪的白衣在他身上勾勒出修竹般的身形。
他的模样好看又孤寂,像水墨画里走出来的人,浅淡疏朗。
他用长剑,蓝色的莹光在修长的剑身上盈盈流转。
他的手修长白皙,握住长剑时模样俊朗又高傲。
他执剑时,会挡在他面前。
模样是让他从未有过的心动和……
心安。
“你去哪了……”

Chapter 26
天命去了一趟西门的小院。
他被扔了很多次,但从来没真下手扔的地方。
即使口头上嫌弃,但只要他来了总可以留下的地方。
院子里的海棠开了,花瓣在风中翻卷,又飘到身侧。
石桌上仍然摆着一壶清茶和一个雪白的骨瓷杯。
而那天西门手里的长剑,就静静的摆在桌子上。
在月色下流转着淡蓝莹光,一如西门舞剑那天时好看的模样。
破开漫天飞花和倾洒的月色刺入他的心脏,就此扎根。
有时候给一个人留下回忆是极其残忍的事情。
无时无刻都会想起,然后任凭思念一点点啃噬心房,却又无能为力。
只能靠着回忆里的温暖和美好一点点回想,最后却想起他不在。
哪都是他的踪迹。
何其残忍,却又何其温暖。
天命伸手提起长剑,他感觉剑身上还残留着西门掌心的温度。
修长红发在月色下燃烧成火,拂过长剑时紫眸里是淡淡的悲悸。
“你在何方。”而我,又在何方。
檐角的风铃碰撞着发出叮叮当当的清澈响声,风铃下悬着的小木牌上是西门的字迹。
屋角掉在地上的一个风铃引起了他的注意。
缓步上前捡起时,这风铃却和其他都不一样。
不是寻常黄铜,而是赤红色的。
一如他的发色。
灼目又耀眼。
木牌上仅有几个小字,字体飘逸又好看,一如那人――
许你今世无忧。

Chapter 27
天气随着时间的变迁渐渐转凉,入秋以后院子里的花落了不少。
春去秋来,寒暑易往。
就在这天,西门回来了。
从极北之地的传送点。
踏雪而归。
天命赶到时,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一袭白衣在空中翻飞,足尖轻点虚空时如候鸟一样翩然落下。
修长的发丝似夜华一般披在身后,素白的长靴踏在雪上,一般的白色却又泾渭分明。
长眉入鬓,凤眸无悲无喜。
俊美的容颜如水墨画里的仙。
然后他看见西门走到了他面前。
天命莫名有些紧张。
他……还记得他吗?
旋即面前的西门薄唇微弯,勾出一抹笑容,仿佛暖破天光:“……我回来了。”
还好,他还记得他。

Chapter 28
继西门回来以后过了几个月,秋雨连绵不绝,击打在琉璃瓦上又顺水滑下,滴到青石地面。
檐下的风铃随着风带出一连串叮叮当当的响声,在回廊里飘荡而过。
天命坐在窗前看着外面回廊上的风铃有些恍惚。
赤红色的发丝在身后流泄,脸庞柔和又好看。
紫眸里映着风铃飘摇的影子,西门自战场上回来从回廊里推开雕花木门看见的就是这一幕。
西门忽然有了一种奇怪的念头。
如果那双浅淡的朗眸里映的不是风铃而是他,应当更为好看吧。
天命长眉微轩看向门口的西门时,西门莫名有些心动。
确实是……更为好看的。
若是能一直这般就好了。
“西门?”
温暖又好听的嗓音随着薄唇开合吐出,天命有些疑惑的看着站在门口的人,如黛黑发散在身后,一颗颗水珠自发上滚落,旋即滴到白衣上晕开一片深色的痕迹。
半湿的长衫裹在西门身上,勾勒出修竹一样的身形。
“……你没带伞?”天命挑挑眉,旋即顺手递过一块素白的帕子。
西门有些微怔。
莫名又突然的心动,如洪水一样席卷心扉。
对于普通人来说再普通不过的一件事,于他而言却是可遇而不可求又遥不可及的温暖。
“莫名其妙发什么呆自己擦一下。”
思绪被猛然拉回现实,西门伸手接过以后顿了顿,轻声开口。
难得褪去了淡漠和冷傲的声音一时间显得温柔又好听,击打在心上。
“谢谢。”
天命有些不自在的微微别过头,赤红发丝似涅磐的火焰在西门凤眸里越烧越烈。
雨越来越大,在屋外落成一片,打下院外的海棠花瓣。
油灯火焰微微摇曳,有些昏黄的光芒在屋内染成一片。
月色妖冶,夜色入骨。
“我想看你写字。”
话一出口,天命就有些尴尬。
西门怔了怔:“……写什么?”
“……”天命似是被问住一般沉寂了一会后开口:“……就写我的名字?”
天命。
多久没人叫过这个名字了?
好像金乌已经成了他的名字,可是却没人记得,他只是天命啊。
而不是代替金乌活下去的存在。
“……好。”

Chapter 29
黛色的墨在素白宣纸上晕开,就如西门的白衣黑发一样,墨香萦绕在雨天特有的湿润空气里。
修长好看的手执笔描绘着他的名字,一笔一画都极尽温柔。
若是就这般了此一生,似也不错。
花瓣挟裹着些许水珠随风扑在西门刚换的白衣上,晕开些许深色。
一室灯火如豆,暖黄的光芒照在他的侧脸,勾勒出他的模样。
长眉入鬓,凤眸里的光芒温柔得醉人。
灯光洇过鼻梁,鸦翅一样的长睫在白皙又有些削瘦的脸颊上投下一片阴影。
薄唇微微抿起,清冽的眉目一如画中仙。
所谓爱一个人,大概就是想赌上失去这个人的机会去换能光明正大站到他旁边的感觉吧。
天命还在出神。
西门……喜欢他吗?
如若说喜欢,却又不敢确定。
如若说不喜欢,自己好似是极特别的存在。
西门沉默着抬起头时天命并未有任何表达。
果然不喜欢他吗……
面前宣纸上的字此刻竟是极为刺目,广袖下修长的手紧紧攥起,指甲嵌入手心。
“……你就当没看见吧。”西门伸出手准备扯去宣纸,勾起唇畔的弧度有些自嘲。
天命猛然一惊回过神来,俊逸又好看的字体印在纸上,除了他的名字,还有另外几个字。
我许你一世无忧,可好?
天命有些怔愣的看着面前的西门,屋外的雨不知什么时候停了,月色下如玉脸庞上淡薄的血色看得一清二楚。
大概,没有什么比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还幸福的事了。
天命挑了挑修长的眉:“只是写出来是不是有点没诚意?”
“也是。那你觉得应当如何?”
赤色的发丝在心尖越烧越烈,好看得灼目:“怎么说也得说出来吧?”
“……有道理。”西门勾起唇角:“我许你一世无忧,可好?”

Chapter 30
月色下西门的眼眸里是他的影子,高傲又俊朗的凤凰一身红衣似是要烧入骨髓。
“剑神,本应该是孤高淡漠的。”
西门的声音第一次褪去所有的高傲,剩下的本质温柔又醉人。
“我能体会到这份寂寞,但是我好像不甘于再忍受它了。”
“除了酒和剑,真正让心和血热起来的东西,我也找到了。”
“我不再是剑神。”
眼前的天命一如他见到的模样,炽热俊朗,像火焰在烧灼心房。
他想,很多年后他还会记得天命这时的模样。
笑得张扬又骄傲,如凤凰浴火那一刹逆着光芒向他走来。
“自然不再是剑神。”
“你是我的。也只能是我的。”
“呵……”薄唇微弯,是院里的海棠也比不过的绝色:“我是你的。”
“你也是我的。”
“天命。”
名字被念出时莫名的心动,在月色下刻入骨髓。
回给他的是天命勾起的唇角。
“西门。”
END

西门x金乌

Chapter 1
“一剑封喉。”
苍蓝的光芒包裹着颀长的身形,西门缓缓睁开了冷淡的凤眸。
还有什么,能让血再热起来。
心再热起来。
他忘了自己活了多久,或者说,留了多久。
他为了什么而存在?
为了什么而活下去?
真正的无牵无挂。
父母妻儿,好友知己,他全都没有。
陪着他的,只有手里的一把剑。

Chapter 2
月色孤寂。
金乌,或者说天命。
就是在这时见到他的。
而且模样还很有些狼狈。
刚刚下了战场回来,身上负了不少伤。
虽然第二天系统治愈后什么事都没有,但是仍然会失血,会体力不支。
倒在路上的经历也不是没有过。
天命想着。
一袭白衣的清冷美人颀长削瘦的身形半靠在琉璃瓦屋顶上,修长的双腿极随意的交叠着,一张脸好看到难以置信。
当真是美人。
天命闭上眼睛前的最后一幕,就是他飘然而下,白袍翻飞的身影。

Chapter 3
再醒来时他正在一所别院里。
布置简单又干净。
院子里不知名的花带着淡淡的香气充斥在屋里,多久没有体验过这样的感觉了?
天命自从成为了最后一只金乌,一直都是一个人。
一个人在广阔的天地游荡。
他找不到别的事情。
只能一个人。
披衣下床时,赤色的头发在身后高高扬起。
像是燃烧的火焰。

Chapter 4
西门坐在院子里有些心烦意乱。
为什么会把他捡回来。
看着倒在路上的他,鬼使神差就想起了倒在路上的自己。
背后有极轻脚步声传来。
“好了就离开。”冷淡的声音像玄冰击石一样,极清透。
天命顿了顿,终究没说什么。
转身离开。
西门心里更加烦乱。
伸手提剑。
天命也极其纠结。
虽然婆婆妈妈也不是他的作风。
但是他连那人的名字都不知道。
而且,还是个男的。
那就……回家吧。
或者说,回住处。

Chapter 5
再见是在几天之后。
符篆发出刺目的光芒包裹着他的身形,再睁眼时脚下是刻满铭文的泉水。
一抬头就对上了一双熟悉又冷淡的凤眸。
好看的惊人。
“是你?”
面前的人极冷漠的转头,在金色的光芒里消失不见。
金乌点开人物面板。
西门……飞雪。
名字也同他一样,冷淡又好听。

Chapter 6
金乌在优单位上。
但是对面这次好像盯准了他,一直在抓。
队友不知道为什么没人来支援,金乌六级也不是万能的。
看着半残的血条,金乌点开了传送。
就当他准备传送时,身侧传来商店开启的声音。
“抓一次。”
金乌猛然回头,西门已经走进了旁边的野区。

Chapter 7
始料未及。
守护者附近的人是两个,那劣单……
金乌有了不好的预感。
劣单的蝎子出现在了后方,而野区里的两个人……
六级他不可能打得过屠夫。
而对面狼蛛不知道为什么也在。
三个人。
走位稍差的他被狼蛛跳过控住,余光看见了屠夫的身影。
蝎子也开了大上前,二对三。
他才六级。
前期本就稍弱,何况现在?
可惜他害了一个人啊……
脑子里闪过一双冷淡的凤眸。

Chapter 8
猛然间看见清冷的人从面前踏空而过,素白的衣摆在风中飘动。
有些长的发丝披在白衣上,骨节分明的手中一把淡蓝色的长剑斜在身后。
足尖轻点虚空,整个人斜飘而起。
“你感觉到,剑锋的凉意吗。”
淡漠的声音自薄唇吐出,手上的长剑在月色下微微泛起银光将人挑起。
明明在杀戮,却还是似水墨画里的仙人一样。
然后和那天看见的一样,西门飘身而下,白衣在空中翻飞,随着他站定的时候柔软的垂在身前。
旋即飞身而上,剑快得让人几乎看不清动作。
再等他回过身来,面前已经不剩任何一个人。
没有再看他一眼,西门向野区里提步走去。
一声“多谢”在口边转了几转,出口时声音却极小。
西门顿了顿,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便离开了下路。

Chapter 9
自那天起金乌就开始频繁造访西门的别院,打着不同的名号。
比如大清早提着酒去翻墙问喝不喝酒。
然后没人搭理。
再比如晚上跑去翻墙问看不看月亮。
还是没人搭理。
诸如此类持续了将近三个星期。
他终于被扔了出来。
金乌心想,和他交个朋友真是难。
然后,锲而不舍的继续造访西门的别院。

Chapter 10
这天金乌又跑到了西门的别院,却刚好看见他在舞剑。
蓝色的长剑在他手中宛如艺术品一般,发出淡淡光华。
足尖轻点间身形飘摇而上,如黛的发丝在空气中散开,长眉入鬓,凤眸也不再是极其淡漠,在月色映照下反而有几分温柔。
手中的剑轻舞时挥出片片银光,颀长瘦削的身形被白衣裹住,衣摆在风中绽开,不知名的花香在小院里四处弥漫,纵使谋略万千金乌也略略有些手足无措。
好看的叫人心悸。

Chapter 11
西门收剑入鞘时,眼角余光看见了墙上的一抹赤色。
修长的身子倚在雕花木门旁,红色的发丝像燃烧的火焰,目光温暖得似是要烧灼人的心肺。
剑神头一次有些狼狈的扭过头去掩饰自己的失态,伸手提过桌上的茶倒满一杯后端起。
修长的指尖端着雪白的骨瓷,杯中碧绿的茶汤在月光里被打上了一层亮影。
微微抬起好看的下颌,薄唇抿了一口茶水,任由苦涩后清甜的回味在口中弥漫。
天命不愧是太阳一样的存在,温度高到即使万年玄冰一样的心也快要融化。
西门不喜欢甚至有些怕自己的心被解冻。
他追求的剑,是至高境界的剑。
落叶飞花也可伤人的剑。
可是他的心如果动摇了,有了七情六欲。
那他要如何心无旁鹜的追寻他的剑道。
而他,也不需要所谓人的情感。
本就该寂寞的,孤高冷淡的寂寞。
剑神之所以是神,就是因为他能体会到这样的寂寞,又甘愿忍受。
所以,他不需要任何人。
这样的感觉,不属于他。
“别再来了。”

Chapter 12
自从那天天命离开后,他确实再也没有见过他。
不管在战场上还是他住的院子。
剑神的心有些乱了。
眼前是天命提着酒坛翻墙而过笑得一派张扬的模样。
赤红的发丝在脑后飘扬而起,凤凰浴火。
骄傲又俊朗。
和发色同色的眸子像烧起了火,焚心刻骨。
西门提起长剑走出院门,又冷然折返。
他不知道天命住在哪。
而这天下之大,他要何处容身。
若是他还来……
若是天命还来,那就交个朋友也无妨。
西门心想。

Chapter 13
这天西门一如既往在擦拭手中长剑。
无事可做。
月光映照下剑身似雪凝结成的一般,蓝色的光芒在剑身上莹莹流转。
三尺青锋,洗尽多少不归人。
然后他听见院门被敲响的声音。
长眉微挑。
还剑入鞘,白袍翻飞。
西门走向门口。
开门时门口的人不是天命,而是后羿。
西门刚想关上院门,被后羿伸手挡住了。
然后后羿看了他一眼,有些嘲讽的开口:“他出事了。”

Chapter 14
西门心里像漏跳了一拍。
后羿似是没看见一般继续道:“战场上,他不知道还会不会回来。”
剑神呆了呆,后羿已经转身离去。
英魂如果死去,等待系统重新聚魄时,因为散去的是魂魄。
所以重新聚拢的魂魄有可能记忆会不完整。
会被动性的遗忘。
想起的几率极小。
而魂魄聚拢的时间有长有短,谁也说不好什么时候回来。
以这个形态存在唯一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好处的好处。
就是无限的生命。

Chapter 15
足尖点出残影,西门踏风向后羿追去。
连珍爱的长剑都没提,修长的身形在空气中掠过,如飞鸟一般轻巧又优雅。
等到追上后羿后,后羿有些好笑的看着西门。
“你还来做什么。”
面前的剑神目光极其冷淡的看着他,惜字如金。
后羿忽然感到些许不值,天命拼了死送他出来只为了让他给这个人传个消息,面前的人却冷淡到连一句话都不说。
语气有些嘲讽的开口:“他不知道还能不能回来。”
“说重点。”淡漠的声音已经带了些许不耐,西门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一样想祭剑:“谁干的。”
后羿略略愣了愣,报出那天围攻他们的几人后面前的剑神随即不见。

Chapter 16
不知不觉过了几个月,这天晚上小乔难得抱着琵琶问他想听什么。
探花想了想,莫名有些紧张的开口:“凤求凰?”
小乔微微挑眉看了他一眼,修长的手按上了琵琶的弦。
华美的光芒在坐着的小乔身下猛然绽开,卷起一大片落在地上的桃花瓣。
花瓣在她身周旋转,空中飘下的花瓣围着小乔一圈一圈飞舞,清冷又缠绵的乐音自纤长白皙的指尖流出,像沾染了月华一样,比他喝过最烈的美酒还要醉人。
湖边的月光清亮冷彻,洒在小乔精致的脸上,显得柔和又好看。
然后,小乔对着他笑了起来。
探花有些呆怔。
他知道小乔一直是极好看的,面容精致又绝美。
但是他从来没有一刻像现在这么心动过。
他第一次明白,什么叫人间入画。
小乔笑起来的样子清雅又夺目,像是月色下绽开的青莲一样,不灼热但是刻骨铭心。素来淡漠冷彻的眸子盛满了笑意,月眉留满了山光水色,像是画卷一样踏过千年时光。
一曲末了小乔指端一勾,巨大的光华在她脚下猛然炸开,带着一片片飞舞的桃花向四面八方飞出,风吹得他一身劲装猎猎作响。
小乔束起的黑发在她身后高高扬起拂过华裳上的莲纹,画面美得惊心动魄。
他看见小乔踏着一地的月色和纷飞的桃花向他走来。
那天以后,小乔还是和以往一样清冷淡漠,但是探花的感觉却有些不一样了。
究竟哪不一样了呢?
谁也说不上来。

Chapter 18
不安的预感越来越浓烈。
太安静了。
中路甚至一个人都没有。
越来越不好的预感。
小乔点开了小地图。
己方视野里唯一黑着的一块,是下路的野区。
而探花现在已经离开了塔,正在收兵线。
猛然睁大了双眼,来不及多想,小乔立刻点开了传送。 撤退的信号还没发出,视野里探花身旁就多了一群人。
一群带着红标识的人。

Chapter 19
大意了。
她怎么没想到,这群人肯定会去抓ADC的。
再快一点。
再快一点!
随着传送魔法吟唱结束,小乔片刻不停的向前跑去。
远处刀剑相交的声音传来,小乔微微睁大了眼睛。

Chapter 20
探花身上已经负了不少伤,血条快要见底了。
艳红的鲜血沾上了白衫,甩出的飞刀越来越无力。
他不能死。
他还有没做完的事。
他还有没见到的人。
英魂如果死去,将会沉眠很长一段时间,等待着系统的重新聚魄。
具体多长时间,谁也说不好。
所以他怎么能死,怎么敢死――
恍惚间不由自主的低声轻念:“你……一向这么淡漠吗?”
“不是。”
随着略带笑意的清冷声音出现,熟悉又好听的乐音再度响起,身上有了些许力气。
“还好,赶上了。”
似是被什么推了一把一样猛然向前挪开一段距离,铿锵战歌在身后骤然奏响。带着似泣血凤凰一样的悲鸣哀泣,夹着略带急切的好听声音传来:“走!”

Chapter 21
探花忘了自己是怎么回到泉水的,随着机械音的响起宣告整场战斗结束,他下意识点开了传送。
随着金色的华光散去,眼前又出现了一座小楼。
淡淡的青莲香混杂着些许酒香萦绕在他鼻端味道格外好闻,桃花的醉人香气和莲香缠绕在一起像极了他心心念念的人。
清冷又温柔。
上战场的前一天他还对着小乔开口:“要喝桃花酿吗?我看着这些桃花已经快到时候了。”
“你会酿?”小乔这一次并没有以酒量不好拒绝,而是轻轻挑了挑修长的月眉开口。
“怀疑厨艺可以但是能不要怀疑我酿酒的技术吗……”风流又俊逸的声线带上了几丝无奈。
本以为小乔又要拒绝,没想到小乔勾了勾唇角:“这次回来便尝尝。”
记忆里的女子眸光柔软又温和,像褪尽了锋芒的月华,迫人沉醉在其中。
探花有些木然的寻过埋酒时的地方,一点一点将泥土挖开。
是了,那天小乔就是在这里给他弹的凤求凰。
红泥封的酒坛也掩不住其中丝丝缕缕的醉人幽香,探花提着酒来到了第一次见小乔的地方。
什么都没变。
漫天飞舞的桃花瓣在地上积了厚厚一层,水流撞击着岸边发出几声脆响。
月华洒落而下,一如他见到小乔那天。乌黑的发在地上铺开,被月光镀上一层淡淡的银色。
只是他的小乔,已经不见了。
他提起酒坛喝了一口,甘甜的酒液滑过喉头。
桃花淡淡的香气糅在醇香的酒里,一如小乔奏的那曲凤求凰。
华美的曲调里沾上了一丝桃花香。
探花有些跌撞地提起酒坛走到了小楼面前。
“美酒不可糟蹋,佳人不可唐突。”
他抬起头看了二楼紧闭的镂花窗半晌。
却再没有一张清冷又精致的脸勾起唇角同他道:“美人这里可没有,那美酒呢?”
美酒有了,佳人为什么还不出现?
“自然是……没有的。”探花微微笑起,眉眼弯弯,落寞又孤寂。
是了,他的小乔已经不见了。
他回到了埋酒的地方。
喝完了桃花酿。
酒液在喉咙里不断滑过,明明极香甜却又苦得想落泪。
“酒后,高歌磨剑。”
那梦中呢?
“梦中,快意恩仇!”
长相思,长相守。
他的小乔,已经不见了。
探花微微闭上眼睛,任漫天桃花片片落在身上:“飞刀杀人容易。”顿了顿,喃喃道:“救人,却是件难事。”

Chapter 22
几天了?
或者说,几个月了?
探花的时间概念有些模糊。
他有些害怕晚上。
又有些期待晚上。
一合眼,就看到小乔的模样。
初见的模样,勾唇的模样。
一曲凤求凰的模样,清冷又温柔的模样。
还有……离开的模样。
梦里都是她,心里怎能不是?
他还记得那天凤凰泣血的悲鸣。
当真是残忍。
“你说。”怎的我梦里,都是你。
他每天都会去泉水旁看看。
小乔会不会和那天一样,在苍蓝光芒里缓缓睁开清冷的眼眸。
“你可是走了?”
这般无牵无挂。
却把所有的记忆,都留给了他。
探花也喜欢上了发呆。
一发呆,就习惯性想起了那双眼眸。
清冷又温柔。
像是盛满了月华。
他再也没回过自己的住处,每天留在小楼里。
等到日暮西斜。
等到月满西楼。
淡漠干净的莲香无时无刻不在提醒他,这里曾经住着另一个人。
闭上眼睛时,总会想起一句一句的话,在脑子里循环。
声音熟悉又好听。
“扯平了。”
“美人这里可没有,那美酒呢?”
“你就这么想毒害收留了你的恩人?”
“这次回来便尝尝。”
“走!”
记忆停止在凤凰泣血的时候。
长相思,本就是苦的。
长相思,长相忆。
现下我已涉足无边黑暗,你为何,还不与我并肩。

Chapter 24
已是冬天。
湖面上结了一层厚厚的冰。
小楼里的温度竟不是如夏天一样,而是极其温暖。
莲香仍然萦绕在周围,并未有任何淡去。
越是这般,便越是思念。
周围全是有关小乔的记忆,不论做什么都会想起她。
“冬天了。”

Chapter 25
小乔的意识逐渐复苏。
现在,什么时候了?
蓝色的光晕围绕着她旋转,又渐渐固化着她的身体。
这次聚魄,用了多久?
也不知道桃花酿如何了。
一丝笑意自清冷的眼眸露出。
我回来了。
答应过和你一起喝酒的,怎会食言。

Chapter 26
小乔点开传送时已是深夜。
她一瞬间有些茫然若失。
已经……冬天了啊。
桃花,大概已经落完了。
金色的符篆在身侧环绕,再睁眼时小楼出现在自己面前。
令她有些意外的是,楼上竟然亮着灯。
暖黄的光芒透过二楼镂花的窗棂在门口的雪地上投下一片剪影。
小乔微微怔了怔,推开了面前雕着莲花的木门。
扑面而来的空气温暖又好闻,带着淡淡的莲香和酒香。
厅内的陈设和她离开那天一样干净整齐,却有些不一样。
她微微挑起好看的月眉,向二楼走去。

Chapter 27
又想起她了。
探花坐在窗旁的椅子上,苦笑一声。
脚边已经空了几个坛子,散发着丝丝缕缕的花香。
那天小乔弹凤求凰的样子,他还极深刻的记得。
就像刚刚发生一样。
满室的香一如那时。
小乔身上的莲香和桃花的香气缠绕在一起,混着酒香,好闻又动人。
酒不醉人,人自醉。
记忆想起来的时候痛彻心扉,可是,只有这里,才有她存在过的痕迹。
迷失在记忆里不能醒来,又不愿醒来。
也不是不想醉,而是不敢醉。
他怎么舍得忘了她。
探花笑了笑,有些孤寂。
“小乔……你知不知道。”他低低开口,声线温润又苦涩。
“……我喜欢你啊。”

Chapter 28
恍惚听见一声清冷的低笑。
极其熟悉。
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略略睁大带了几分醉意的双眸。
小乔?
许久无人再说话。
大约,又幻听了吧。
有些自嘲的勾了勾唇,再次拍开一坛红泥酒封。
淡淡的桃花香气混着酒香顿时弥漫在不大的空间里。
清冷的低笑再度响起。
“就这么占了我的家,还把答应和我一起喝的酒喝完了是不是有些不好?”
酒坛陡然从修长有力骨节分明的手上滑落,碎瓷伴随着醇香的酒液四处飞溅,顿时身周的桃花香瞬间浓烈,挟裹着酒香在空气中洇染开来。
星河一样的银发随着他剧烈的动作飘起,在月色下发出有些璀璨的光芒。
“小乔?!”
身后的女子一如记忆中的一样,月光照在她精致又绝美的脸上,清冷又温柔。
“我回来了。”

Chapter 29
探花有些忐忑不安的站在门外。
当小乔出来时,他愣了愣。
修长的发丝在脑后高高挽起,衣服上绣着的金色云纹随风摆动。
华美的桃花缀在发髻广袖上,在月光下流光溢彩。
本该清冷淡漠的人此刻美的不可一世,褪去了青莲般的淡然取而代之是桃花一样美艳夺目。
桃之夭夭,灼灼其华说的也不过如此。
明明在柔和的月色底下,却还极其灼目,从眼里一路烧到心房。
然后他败无可败,避无可避。
小乔的手指修长纤细又白皙,左手指腹还带有弹琵琶按弦时特有的茧,但是相比起他天天练武扔暗器的手还是极其柔软。
随即手就被小乔扣住了。
虽说修长却比他的手要小得不少,放在探花的手里刚好能裹住。
十指紧扣。
他从未觉得自己心跳得这么快过。
小乔第一次笑得极其张扬:“你刚刚,说了什么?”

Chapter 30
“……”面前潇洒的人难得有些语塞。
小乔似笑非笑的挑起了修长的月眉。
沉默了很久后探花似是抱着破釜沉舟的心一样开口:“我说……”
“……你说?”
看着面前好整以暇的小乔,他有些莫名紧张。
“我是不是还欠你一杯酒?”
小乔勾起了纤薄的唇畔。
“好像是欠着吧,找个时间喝完好了。”
探花有些不自在的轻咳一声:“喝什么酒都可以?”
“……不是桃花酿吗?”小乔眼底带着几分笑意。
一贯潇洒的声音有些紧张和无可奈何:“也算桃花酿。”
“也可以。”小乔似是思考了一会,微微眯了眯好看的眸子。
“你说的?”
“嗯,我说的。”
面前的探花忽然如释重负一般长出一口气:“那就这么说定了。”
“我欠你一杯交杯酒。”
“然后,我喜欢你。”
END

英魂 小乔X探花
Chapter 1
这片大陆被叫做英魂大陆。
不管什么英雄,死后似乎都会来到这里。
这个世界的系统告诉她说,这叫聚魄。
而他们,将会成为战斗的傀儡。
小乔想,也好。
她为所谓的江东都督活了那么久,史书所称的琴瑟和鸣相敬如宾,皆是假象。
现在,大概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活下去吧。
这么想着,她默默攥紧了手里的琵琶。
过了多久了?
几乎每天都在战斗。她只有从战斗里,才能找到自己活下来的意义。
英魂的大陆里,时间是无限的。
毕竟,都已经死了啊。
那就不会有什么再死一遍的问题了。
英雄坛上时不时会来一个新人,有熟人,有陌生人。
不过都不关她的事了,不是吗?
修长的手再度扣上了琵琶。
Chapter 3
熟悉的光芒。
小乔点开人物面板,己方只有自己一个法师。
猛然间看到了一个名字,小乔有些疑惑。
李探花……是新英雄吗?
大概与她没关系吧。
随着眼前苍蓝色的光芒褪去,刻满铭文的泉水出现在了她的脚下。
小乔带齐装备点开了传送。
在中路高地上放好守卫后,小乔在塔下坐下,无意识的轻抚着琵琶。
琵琶在手中散出悦耳又清脆的叮咚声,乐音在她指间环绕成优雅又好看的形状。
战斗,仍然是战斗。
一声声乐音现在急促又高昂,在对面的身上绞开一道道口子。
修长又形状好看的手按着弦挥动,绝美的光晕在她身周旋转。
她蹙眉,时间不多了。
得赶在对面援兵到达前杀了他。
巨大的光华在脚下绽开,指尖的金戈杀伐却糅在了一曲本该缠绵悱恻的凤求凰里。
First blood!
小乔轻舒一口气,向塔跑去。
进塔。进了塔就安全了。混乱还在冷却,说什么也不能被抓,否则就以自己现在的状况看,必死无疑。
眼角余光看了一下小地图,小乔立刻转弯向野区跑去。
绝对不能被抓。
阿瑞斯已经快到中路塔下了。自己还没出鞋,只带了两个章。
不冒一次险走野区,一定会被追上的。
抱紧了手里的琵琶,那是她唯一可以相信的伙伴。
Chapter 4
好巧不巧碰上了个人,还很巧的是她的老熟人。
“……小乔?”周瑜只是愣了愣,看见小乔的标识以后娴熟的挥出了手中的剑。
业火焚烧过去的感觉撕心裂肺。
小乔微微蹙眉,扣着弦的手挥出以后给自己加了些血。
一串技能扔出以后就迅速离开。
她已经残血了。再不走阿瑞斯可能也会过来,那就真的走不掉了。
眼角迅速撇到一抹黄色。
……来不及了。
看着阿瑞斯迅速开大拉稳了自己,周瑜也过了混乱赶过来,小乔微微闭上眼睛,等待机械音响起把自己传回泉水的那刻。
意料中的疼痛并未出现。白色的身影站在她旁边,开大换了周瑜一个驱逐套在阿瑞斯身上。随即解除控制的小乔扔出技能混乱了周瑜后在阿瑞斯身上套上了减速。
清脆又缠绵的乐音此刻比夺命的刀剑还要可怕,自小乔柔软修长的指尖流泄而下,绽开的光晕衬得她更加好看,让在场的三人都有些许失神。
光晕散去,小乔轻轻弯了弯唇角:“谢谢。”
探花稳了稳心神,甩出了手中的飞刀。
那一场之后,他们就没再碰上过了。
小乔的出场率少之又少,探花几乎就算天天都在泉水前也没再见过她。
英魂大陆上不乏好看的姑娘,但是小乔仍然极其特别。
特别在哪呢?
他也说不上来。

Chapter 5
探花不知道第几次甩出手中的飞刀,暗自咬了咬牙。
这几个偷偷藏在守护者旁边的人等他出现以后就一顿偷袭,他带的红已经喝完了。
视线开始模糊了。
恍惚听见一声清冷的低笑,熟悉又缠绵的乐音在身侧响起,身上顿时恢复了些许力气。
“……小乔?” 药水仍然在发挥着功效,很快视线就清晰了起来。
看着远处小乔身周华美的光芒,李探花略迟疑了一会,走了进去。
被音符包裹着定住的敌人在他周围一脸愤怒地咬牙切齿,却丝毫动弹不得。
一层层光华绽开,小乔技能的吟唱夺目又动听,弦丝在她手下拂动收割着一个个人的生命。
光晕散去时他看见小乔朝他再次弯了弯唇角:“扯平了。”
随即抿起嘴唇,素白纤手在琵琶上轻轻拨动。
治愈。
探花还没来得及说一句话,小乔就已经传送离去。

Chapter 6
回到住所时已经深夜。
自那一场后他再没见到小乔。
还要多久才能再见面呢?
每个英魂都会有他们的住所。在不同的地域和不同的地方,通过坐标可以定位传送。
他忘了问问小乔住在哪了。
空旷的院子里只有落叶被风吹响的沙沙声,寂寞又冷清。
没有人会为他点上一盏灯等他回来。
这里,与旅店并无什么分别。
只是更清净而已。
他忽然想出去走走。

Chapter 7
不知不觉走到了河边,流经整个大陆最后入海的河。
盛夏的夜晚繁星挂满天空,就像副本里的一样闪闪发光,区别只在天空上多了一轮皎月。
晚上微凉的风迎面而来,拂动起他微长的发丝。
他很不合时宜的想起了一个人。
青莲一样的人。有着清冷淡薄的嗓音和眸子,白皙的手指修长纤细,面容精致又好看,笑起来时会轻轻弯起纤薄的唇角。
“飞刀无情,人却多情。”

Chapter 8
信步沿着河岸往前走,身侧的黑暗逐渐褪去。月光越来越明亮,直到最后像银纱一样盖得周围有些朦胧。
李探花有些讶异的抬起头,这地方他从未来过。
这是一片桃花林。
粉红色的桃花在明亮的月光下看得清清楚楚,花瓣打着旋四下飘飞,地上也积了厚厚一层。河流从桃花林里蜿蜒穿过,月光在微微荡漾的水面上投下一层亮影。
探花想了想,沿着河流走进了桃林。

Chapter 9
不知道走了多久,耳边除了淙淙的水声,隐隐约约听见了几声清脆的弦响。
熟悉又陌生。
探花微微怔了怔,有些不受控制的加快了步伐。
转过几棵桃树后,他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坐在水边发呆的人。
小乔此刻并未束发,乌黑修长的发丝落在身后的地上铺了满地。
银色的月华在发上镀开一层淡银色,琵琶抱在修长好看的手里时不时无意识地拨动几下发出清脆的乐音。
探花迟疑了一会,轻声开口:“……小乔?”
发呆的人猛然一惊回过头来,清冷的眸子里带了些许戒备和肃杀,却在看到他时微微挑了挑眉,放下了扣在弦上的手。
“你来干什么?”清透的嗓音带了些许询问的味道,像小乔琵琶上响起的音律一样好听。

Chapter 10
探花感觉自己一辈子没这么局促过。
见他不回答小乔也没再说话,站了起来。
黑色的发丝随着她的动作飘扬而起,又垂落到了背上,只露出一截优雅纤细的脖颈。
旋即向着桃林深处走去。
他感觉有些尴尬。
果然有些冒昧吗?
小乔走了几步以后回过头来,表情似是带了些无奈:“跟上,不然你出不去。”
探花也算是反应过来了,一声轻笑:“无家浪子一个,在哪不是一样?”
小乔微微挑眉,不再说话。

Chapter 11
探花跟着小乔来到了一座小楼。
掩映在桃花里,河流到这里的时候在楼后汇成了一片镜面一样的湖。
然后他就被两扇雕刻精美的门关在了外面。
青莲一样冷彻的声音里首次带了些幸灾乐祸的意味:“我到家了,你自便吧。”
探花第一次体会到了头疼的感觉。

Chpter 12
约莫过了好一会,小乔听见门外探花原本潇洒的声音里略带一丝无奈:“那我就只好在美人门外坐到天明了。毕竟,美酒不可糟蹋,佳人不可唐突。”
随即探花就看见二楼的窗口打开了。
小乔向下看着他,精致又绝美的面容略带了一丝戏谑:“美人这里可没有,那美酒呢?”
然后探花就跳进了屋子里。
小乔:“……”
她看见面前的人潇洒一笑:“自然是有。”

Chapter 13
小乔有些无奈的看着这个跳进了她房子就不走的人。
暖黄的烛光透过悬挂的荷花灯上糊着的淡蓝色宫纱照了出来,在他肩头铺开一片阴影。略长的发丝披在白衣上对比得极是明显,衬着暖黄的光芒让他本极俊逸的眉间平添了几分温润。
然后不知道探花从哪拿出来一个小酒壶,笑得一派风流:“来喝酒吗?”

Chapter 14
小乔半挑起修长的月眉看着面前反客为主坐到自己旁边喝酒的人,浓烈的酒香闻之欲醉,屋里混合着平时淡淡的青莲香气竟是出人意料的好闻,长居在湖边的小楼里格外沁凉此刻竟也带上了一丝酒的温度。
探花口中的酒液醇香又甘甜,滑过喉咙时带起火烧的灼感,直至心房。
看着面前小乔的脸绝色又清冷,探花忽然想起他看见小乔笑的模样屈指可数。微勾的唇角,清冷的眸底略带一丝笑意,像是青莲一样优雅又冷彻。
“你……一向这么淡漠吗?”
小乔微微怔了怔:“……和你无关。”

Chapter 15
接下来的几天里难得的清净。
探花赖在这里的几天也不是没有住处,第一次问小乔时小乔只是微微朝着主卧旁的空房间扬了扬下巴,他也就识趣的不再说话。
小乔大部分时候都习惯性抱着琵琶发呆,偶尔能听到她弹一两首不知名的曲子,却极其让人心安。
第一次做饭是探花做的,看着探花围着小乔做饭时小了几号的围裙在厨房里甩飞刀切菜的样子莫名好笑又有些温馨。
小乔微微有些意外:“你还会做饭?”
探花笑得温润:“手艺不怎么样。”
然后那天小乔为了不打击他,吃了一碗白饭。
小乔难得的一脸无奈:“你就这么想毒害收留了你的恩人?”
这哪是不怎么样,这明明就会死人的!
接下来的几天里都是小乔做的饭,然后被探花自告奋勇的承包了洗碗。
用他的话来说,不做社会的蛀虫。